微信
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今日财经  >  国际 > 正文

以色列军队奔袭4000公里解救同胞,1小时摧毁非洲一国全部战机

1976年6月27日,法航139航班从希腊雅典起飞,预定降落在法国巴黎。13时30分,有“特急—摩萨德”字样的密件递到了以色列总理拉宾的手上。以色列情报机构“摩萨德”在139次航班中断与地面的联系后几分钟,作出了“可能已被劫持”的判断。果不其然飞机被一伙恐怖分子劫持。他们命令机组将飞机飞往利比亚的班加西。飞机降落到班加西补给燃料时,这架空中客车A300客机突然脱开输油管,强行起飞。次日凌晨03:15,飞机降落在了乌干达的恩德培国际机场。劫机者共有10人,其中8人是巴勒斯坦解放组织成员,其余两人是德国恐怖份子。显然,他们得到了当时的乌干达政权和其首脑、亲巴勒斯坦的总统、凶残独裁者伊迪·阿明的支持。他们提出的条件是,释放关押在以色列的40名巴勒斯坦人和其他13名分别被肯尼亚、法国、瑞士和德国拘留的从事恐怖活动的嫌犯。劫机事件策划人乌干达总统阿明旅客被扣留在了机场的旧航站楼。期间伊迪·阿明还曾亲自看望人质,并宣称会“保障所有人质的安全”。之后,劫机者释放了大多数的人质,只留下以色列人和犹太人。劫机者还威胁说,如果以色列当局不按照他们的要求释放40名巴勒斯坦囚犯的话,他们将杀死所有这些人质。在劫机者宣布所有机组人员和非犹太人乘客将会被释放,并搭乘一架专程飞到恩德培的一架法航客机离开之后,139航班的机长米歇尔·巴科和所有机组成员通知劫机者说,他将拒绝离开,因为保护所有乘客,包括依然滞留在恩德培的犹太乘客是他应尽的职责。还有一位法国籍修女也拒绝离开,并坚持要求释放一名犹太人质以代替她。但是最后她还是被乌干达士兵强行驱赶到了那架等候释放的人质的法航客机上。候机楼内的人质以色列政府决定采取武力手段来营救剩余的人质,由摩萨德和以色列国防军组成一支由280名成员组成的突击队并紧急训练,他们惊喜的发现,关押人质的恩德培机场候机楼是由一家以色列建筑公司承建的,他们迅速找到这家建筑公司,并取得了候机大厅图纸,此外他们的这次行动还得到了阿明政权的死对头肯尼亚政府的全力支持。恩培德机场候机楼经过数日计划后4架以色列空军的C-130运输机从以色列秘密起飞,以超低空飞行避开乌干达军方雷达。约过了8小时,四架飞机乘着夜色秘密降落在了恩德培国际机场,而在事先他们也并未通知那里的地面控制塔台。为了 让突击队员顺利进入关有人质的候机大厅,以色列人制定了一个天才计划,当时乌干达总统阿明的专车是一辆黑色梅赛德斯奔驰,碰巧以色列国内的一个商人也有一辆同款的白色梅赛德斯奔驰,这辆白色奔驰被突击队员临时征用后迅速喷成了黑色。他们在降落前就打开了飞机的货舱门,随后以色列人驾着这辆伪装车还有其它乘有突击队员的吉普车行驶出运输机,径直开往旧航站楼。当然,这些看上去就很像是总统阿明的车队并没有引起乌干达警卫的怀疑。以色列方面甚至还特意挑选了一名特种兵装扮成阿明总统。事后这辆车又被喷成原色还给车主。与此同时,另外两支突击小组也开始了行动。以色列军队奔袭路线伪装成阿明的以色列特种兵当以色列部队冲入航站楼后,特种兵立刻用犹太母语希伯来语喊话:“趴下,趴下!”。以色列人质听到母语,本能的全部卧倒,武装分子们霎时间犹如退潮后的暗礁一样被孤立了出来,以色列部队第一时间开火,所有在场恐怖分子和乌干达士兵被击毙。据事后统计,以色列特种部队使用了本国生产的“乌兹”冲锋枪,被击毙的恐怖分子平均每人中弹70余颗。但在过程中,有3名人质在交火中丧生,其中一名被军方误杀。参与营救的以色列特种兵解救人质的同时,其他以色列特种兵炸毁了停放在机坪上的11架米格战斗机(这些战机是乌干达空军主全部家当),以确保撤退过程中不会受到追击,并能确保人质能安全的搭乘在肯尼亚的航班回国,同时也是对乌干达死敌肯尼亚帮助的回报。突袭过程中与乌干达守备部队交火,在交战中乌干达部队死伤45人,但打死了以色列部队的地面指挥官约纳坦·内塔尼亚胡上校,而他也是这次行动中以色列军队唯一一名阵亡者(值得一提的是,约纳坦·内塔尼亚胡是以色列著名政治家本雅明·内塔尼亚胡的哥哥,后者曾在1996年至1999年期间担任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兄弟整个事件中还有一位平民不幸丧生:当以色列人袭击恩德培机场时,75岁的美国人质朵拉·布洛赫由于之前进食时被噎着,正在医院里接受治疗。1987年4月,时任乌干达卫生部长的亨利·克耶姆巴披露说,当以色列袭击成功后,阿明出于报复,命令两名军官将朵拉·布洛赫拉出医院并将她杀害。布洛赫的遗体在1979年的乌坦战争中才被发现。也正是这场战争结束了阿明在乌干达的残暴统治。以色列领导人拉宾亲自迎接同胞回国这场奇袭,挫败了恐怖分子的嚣张气焰,让他们不敢随便对以色列发动劫机。因为无论天涯海角,他们都会追缴恐怖分子。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中国古人这话,在以色列人身上,得到了实证。
编辑:
返回顶部